常回家看看🎶回家看看

能被邀参加24h活动非常开心——!
这个cp有各位太好啦(◍ ´꒳` ◍)
再次溜啦!
有缘再见——✨

【狮心19:00/24h】海中湖

《海中湖》


CP:狮心

BY:温生


“你可以提不发光的星星、凝滞不动的日光、大雨浇不灭的山火甚至是海中悬空的湖泊。唯独,不能提爱。”


正文:


濑名泉从港口盘查完交接货物时已接近零点了,差不多能根据那批数量庞大类型麻烦的货物算到结束时间,便没让组里谁来接送自己,反而是换了辆不显眼的轿车停在距离不远处的仓库后面。


港口竖起的照明灯高高地悬着,亮得不行,简直是在讳莫如深的夜空中向头顶那轮白月喧宾夺主。他打完招呼后往那边仓库走,抽了根烟,却没点燃,只用指腹堪堪摩挲着滤嘴。灯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好长,仿佛一整日的疲惫...

当风打翻了一罐星 (狮心/送给笑笑的G文)

这是给笑笑个志的G文喔w在今天发出来凑一下热闹吧(x


《当风打翻了一罐星》


CP:狮心

BY:温生


正文:


——有时我只是看着你,沉默地注视着你,就觉得身边草长莺飞,心间花满枝桠。风都跑向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飞鸟在那里招摇。


换班前濑名泉还是去那个病房看了一圈,病床上的人还没有睡,睁着眼睛看向窗外铺陈开的藏蓝色夜幕。他推门进去,那个人就立马扭头看向自己,瞬间翘起的嘴角在小夜灯的光亮下弧度清晰。

“都几点钟了,你还不睡。”濑名泉走近床铺,为其敛好了翻起的被角。

“都几点钟了,セナ还来看我,”月永レオ看着检查床边仪器数据的濑...

Gravity /下 (狮心/合志解禁/全文2.1w字)

(接上)


03.

I can hear your heart beating.

 

回到警厅的濑名泉脸色看上去格外不好,手下的组员都默契无言地保持着跟自己组长五步远的安全距离。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濑名组长如此生气:逃犯浅井被抓住了啊,搜寻多时的犯罪团伙也被一窝端了啊,本来应该开开心心和和融融地回来领功庆祝的,可大功臣却铁青着一张帅气逼人堪称警厅门面担当的俊脸,一回来就往桌上摔了一沓发皱的纸。有胆子快被好奇心吃了的组员斜着身体往濑名泉桌上瞟,发现那沓纸是手写的乐谱,顿时悟了。

——是那个诈骗犯,姓月永的,又把组长给耍了。

把这件不寻常事遮遮掩掩在嘴边是不尽兴的,于是那...

Gravity /上 (狮心/合志解禁/2.1w字)

感谢喜欢着狮心以及参与和购买合志的每一个人。


合志余本还望带走

 

Gravity


CP:狮心

BY:温生


正文:


00.

It's been a long time coming.


濑名泉的背脊贴近红砖墙,目光下垂锁在腕表推移的秒针上。冷气从积水的墙角顺着墙壁往上攀,摩挲过他只着一件衬衫的背。地中海气候带的城市有着湿冷的冬季,夜色在鳞次栉比的楼厦间缓慢地悬浮,喧嚣的灯光破坏着沉静的夜,铺陈在他水蓝色眼底。那眼底的光坚定深刻,明明灭灭。

时间紧张得把每一秒都往碎了碾,直到秒针再次指向顶端时,濑名泉将袖口拉直,转身移动...

1000x (ES狮心/短片段)

放课后的吻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濑名泉拉开3-B班教室的门,看到仁兔正在努力踮脚用黑板擦够高处的板书,小腿不停打颤。他上前抬手接过黑板擦,其突然动作吓得红眼睛兔子肩膀一抖,看清人后喜悦道谢:“谢谢泉亲!”

“怎么又是你值日?昨天不也是你吗。”濑名泉问道。

仁兔偏头笑着往教室后方指:“是帮レオ亲啦~他今天睡得格外久。”

“啊啊……班长真是辛苦呢。”

濑名泉不咸不淡地感叹一句,扭头看向那个趴在课桌上脸埋进臂弯间沉沉睡着的月永レオ。还以为是又在活动板上画谱被老师留堂清理,原来只是睡到忘了时间。

擦落的粉尘有些飘落在他的额发上,鼻梁也沾了...

Catch me if you Can(超短片段)

同名电影paro——《猫鼠游戏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今天的セナ打的领带是鲸背蓝啊……下次试试普蓝色吧。”月永レオ一只手被濑名泉铐起来,另一只手撑着下巴,一双翡翠眼睛圆溜溜地打量着单膝跪在床沿的濑名泉,微微撩了点嘴角。

游离在他胸口的视线有点烫,即便是隔了层衬衣。水蓝眼睛滑到眼梢,盯着侧卧在床上的惯犯,“我看你是不清楚现下的情况。”濑名泉不想去探究那眼神是怎样的意味,他只想从这厚脸皮的骗子口中问出支票打印机的下落。

不能直接带下楼,因为楼下围着的是那帮碍事又烦人的法国警察。

他将另一只空铐环抬起示意,然后低头将它铐在临近的那个床脚上,用...

然后所有星星都落在你头上 (ES狮心/深夜短打)

《然后所有星星都落在你头上》

(对近日的事情有所映照,更多的都是自己的私心/致歉。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本来正对自己的镜头猛然偏转,其实在台上那位美丽端庄的女星宣读花落谁家的前一秒钟,濑名泉就知道自己又与那座金色棱角的奖杯擦肩了。

还来不及泄气沮丧——这样的词装在濑名泉身上必然会显得很怪异——当光束打来十一点钟方向的后辈身上时,他不由得挑起眉:有点惊讶,但也是有理有据、分量十足的结局。

自家那位坐在他七点钟方向,他没有回头去看。当然在这种理应应景失落一下的时候,濑名泉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去向月永レオ投以目光:需要安慰吗?只要这样想一...

什么都改不了,好气。
那就直接说:恋爱了,爬墙了,看到这条的各位取关我吧!!!

濑名泉对于他不喜欢猫这件事情,不想重申了 (ES狮心/未完/上)

《濑名泉对于他不喜欢猫这件事情,不想重申了》

因为被亲友提醒再不发文的话这个九月就没有发过文了……所以被赶上架……未改未完。
将就看吧(落寞)
后续大概还有1w字左右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Side A

“喔,小濑的‘心里一百个乐意嘴上却要说着怕麻烦的心口矛盾症又犯了’~”吸血鬼的声音拖的软绵绵的,身子想往布艺沙发上靠,可肩头还没沾到靠垫就被屋主人拽了起来。

濑名泉恶狠狠地盯着朔间凛月,甚至怀疑这鬼是不是天生不长骨头,腰杆都无法立直,到哪儿就像是为地心引力屈服一样身体止不住地要卧倒。吸血鬼都这样?他腹诽:而且喜欢自顾自地揣测别人的喜恶然后塞...

1 / 3

© ID | Powered by LOFTER